會員登錄 - 用戶注冊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 就像這樣,我熬過了一個個不眠之夜, ”她不斷地重復著這句話!

就像這樣,我熬過了一個個不眠之夜, ”她不斷地重復著這句話

時間:2019-10-12 11:14 來源:中國氣功養生 作者:昌平區 閱讀:980次

“我愛你,就像這樣,我愛你,就像這樣,勒內,”她不斷地重復著這句話,在她冷冷清清的房間中溫柔地嘌喚著他,“我愛你,做你想對我做的一切,但是不要離開我,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離開我。”

不是的,我熬過不是跟她。想到這里,我熬過她的精神突然完全崩潰了。靠在兩扇門中間的墻上,她的雙手無力地垂下。再也沒有必要要求她保持沉默,她還有什么可說的呢?也許他被她的絕望感到了,他放開珍妮,把O抱在懷里,他說她是他的愛情,他的生命,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他愛她。不知道是因為杰克琳原來擔心O的忌妒心會當著她的面爆發,個個不眠而O竟沒有,個個不眠因而使她感到如釋重負呢,還是因為好奇心驅使她想知道O答應要講給她聽的事情,也許僅僅是因為她喜歡O那耐心、緩慢而又熱烈的愛撫,反正她是屈從了。

  就像這樣,我熬過了一個個不眠之夜,

不知她在這紅色的臥室呆了多久,夜,也不知她是否真⊙ㄩ像自己想象的那樣獨處一室,夜,抑或有什么人悄悄透過墻上隱蔽的洞孔在觀察她。當那兩個女人回來時,一個拿著裁縫的皮尺,另一個提著一只籃子。一個男人和她們一起走進來,身著紫色寬肩燈籠袖長袍。當他走進來時,長袍下擺微微開啟,露出貼身的獨特裝束:它遮蓋住他的大腿和小腿,卻露出性器。當他邁步時,O先看到了那個器官,然后看到了別在他腰帶上那條用一束細皮條做成的鞭子。那男人戴著黑色的面具和黑亮的手套,連眼睛也給黑色的紗網遮住了。草兒變成黑色,就像這樣,白天不再是白天,黑夜也不再是黑夜,白天黑夜全都變成地獄中的刑具,在用不斷變換的亮光和黑暗來折磨她。敞開的長袍在腿下繃緊,我熬過桌面微微托起他沉重的陽具和輕輕覆蓋在那上面的毛發。另外三個男人圍了過來。O在地毯上跪下,我熬過她的綠裙像花瓣一樣擁著她。胸衣擠壓著她,她乳頭微露的乳房剛她在她情人膝頭的高度。“再亮一點,”一個男人說。他們調節壁燈,使燈光直接照到他的陽具和她的臉,她的臉幾乎觸到了陽具。正當她從下面愛撫勒內時,他突然命令她:“再說一遍:我愛你。”O愉快地重復道:“我愛你。”

  就像這樣,我熬過了一個個不眠之夜,

車子在一個意大利小飯店門口停了下來,個個不眠當她推開飯店的大門時,個個不眠映入眼簾的頭一個人正是勒內,他坐在酒吧旁邊。他溫存地對她微笑著,拉起她的手,隨即轉向一位灰白頭發有一副運動員體魄的男人,他把O介紹給斯蒂芬先生,用的是英文。出租車開得飛快,夜,她不敢問勒內為什么坐在那里一言不發,夜,也猜不出這一切對她意味著什么——讓她就這樣一動不動,默默無語,裸露出身體的某些部位,又嚴嚴實實地戴上手套,坐在一輛不知要駛到哪里去的黑色汽車里。他沒有對她說可以做什么,不可以做什么,可是她既不敢把雙腿分開,也不敢把雙腿完全并在一起。她把戴著手套的雙手按在座位兩旁。

  就像這樣,我熬過了一個個不眠之夜,

出租車停在一條看上去十分可愛的小街上,就像這樣,停在一棵樹下。街道兩旁全是法國梧桐。花園與庭院之間有一座小樓,就像這樣,這是圣日耳曼區常見的私人住宅。街燈很遠,車里很黑。外面在下雨。

此刻,我熬過O正趴在她陽臺上的東方式枕頭上,我熬過在欄桿的縫隙中瞥見娜塔麗往房子這邊跑。她起身穿上長裙——盡管天色已晚,但天氣仍然很熱,所以她沒穿衣服——她正在系腰帶,娜塔麗突然出現在房間里,像瘋子一樣投入了O的懷抱。娜塔麗拿來鐵鏈和鉗子,個個不眠斯蒂芬先生用鉗子打開了鐵鏈末端的一節鐵環,個個不眠把它套在O的身上戴著的第二只鐵環上,然后把打開的鐵環重新鉗好。那鐵鏈子看上去和用來拴狗的鏈子十分想像——事實上它以前就是拴狗的鏈子——大約有四到五英尺長,另一端有一個皮環把手。在給O重新戴上面具之后,斯蒂芬先生吩咐娜塔麗拉著鏈子的一端,牽著O繞著房間轉一下。于是娜塔麗就牽著全身赤裸頭戴面具的O繞著房間轉了三圈。

年輕的娜塔麗正坐在房間中間的白色地毯上,夜,看上去像一只蒼蠅落在一碗牛奶上;O站在那只兼作梳妝臺的大衣柜前,夜,從一面淺綠色的古董鏡子里看著自己的身影,從頭部看到腰部,那鏡子上的紋路就像池塘中的漣漪,看上去就像一幅19世紀的油畫,畫中的裸體女人在燈光昏暗的閨房中漫游,盡管已是仲夏時節。偶爾斯蒂芬先生會把她推進一個門洞或是一座建筑的拱頂甬道下,就像這樣,那是總是比較幽暗,散發著一股古老的地窖的霉味,他會吻她,告訴她他愛她。

仆人們的裝束在白天看上去顯得怪異可怕,我熬過他們有的穿著黑襪子、我熬過紅夾克和白襯衫,那是一種質地柔軟的寬袖絲襯衫,在脖子的手腕上扎緊。在O到此地的第八天的中午,這些仆人中的一個手提皮鞭,把一個名叫麥德琳的金發女郎從她坐著的墩子上叫起來,那姑娘生得豐滿嬌媚,O正好坐在離她不遠的地方。麥德琳挺起泛著玫瑰紅色的乳白胸脯,沖他笑著說了句什么,因為說得太快了O沒聽清楚。在他的手還沒碰到她時,她已撫摸著他那仍在沉睡的陽具,然后把它放進她半開的嘴唇。因此她沒被鞭打。由于那天他是餐廳里唯一的監視人,而且他在接受撫愛時閉上了眼睛,姑娘們開始悄悄說話。這么說賄賂仆人是可能的。但這又有什么用?有一個規矩O感到最難做到,事實上她一直沒能真正完全做到過,就是那個禁止看男人的臉的規定——這個規定對仆人們也適用。仆人在門旁等待。O把信放進皮包,個個不眠離開了這所房子。

(責任編輯:寧波市)

相關內容
  •   帶著這個意圖,他催勵普里阿摩斯之子
  •   從前,也有此類事情,我們聽說過,
  •   決不隱藏任何東西,均分全部財產,均分
  •   憐憫他的處境,雖然他已死去,保護著
  •   而阿基琉斯又受之于開榮,馬人中最通情理的智者。
  •   哪怕遠射手阿波羅愿意承擔風險,
  •   盡管受到嗜戰的阿開亞人的進攻,特洛伊人
  •   盾牌和槍矛鏗鏘碰撞,身披銅甲的
推薦內容
  •   你說我不敢面對面地和高大魁偉的埃阿斯拼斗?
  •   連同那潑出去的不摻水的奠酒——什么緊握的右手,還不是
  •   你不會空手而回,不管你有何樣的企盼。”
  •   “災難的預卜者!你從未對我說過一件好事,
  •   裴琉斯之子卻躺倒在驚濤震響的
  •   你的血青。由他統治阿耳吉維民眾,此事能不得體?’
pk10最牛冠军算法